【詩三百5月選詩:騎腳踏車去火星】

騎腳踏車去火星

楊智淵

我偷偷在月光裡藏一盒糖果
媽媽不允許我睡前吃糖,說:
太甜,你的牙齒會蛀光。
但我睡不著,思緒纏成漁網,總在想著糖果
會不會被哪個貪吃的孩子偷吃?
會不會月牙兒沒收好遭了螞蟻?(那可真是可怕)
我決定,騎著腳踏車去月上看看
把月華摺成拱橋
避雷針的光為我指路
南風和
頂替夏蟬的房裡蟑螂為我餞別
我禮貌的同烏雲問了好,它說它剛自檸檬園來,酸的,有點兒黃雜了綠
星星終於出來了,她有些害羞,怕看到地上的深情告白
遙知,忘記是誰登了高處,沒有差別的,大氣層外不用背詩
詩是屬於大人的,而大人是不屬於室外或樹的(但他們喜歡樹做的鈔票)
我到了月球上
在垃圾堆裡翻找出我的糖果,打開包裝紙
風景沒有想像中的好,丟下包裝紙
我決定騎腳踏車去火星



評審講評:

這首作品很繽紛,讓人很快地想到Gabrielle Vincent(1928-2000)在上世紀八零年代所寫的聯篇繪本詩《Ernest et Célestine》(一部分原因可能是都講到了糖與蛀牙)。作者在物件的驅使上有清爽的巧思,「月光裡藏一盒糖果」、「把月華摺成拱橋」、「避雷針的光為我指路」,而且比起字義,作者更傾向於一邊預期字義在讀者的腦海中展開的顏色、形象和輪廓,一邊斟酌語氣寫出作品。

這種近似童詩的語氣,有時候是為了和所謂的「現實」保持一點距離,以便讓作品中自述的自己,獲得以稍微不用那麼負責的姿態,批判自己實際身處之生活中的合理性。如此一來,裡面的判準如「遙知忘記是誰登了高處沒有差別的大氣層外不用背詩」、「詩是屬於大人的而大人是不屬於室外或樹的(但他們喜歡樹做的鈔票)」等等句子,就能夠只是說出,而得以避免沈重的論證增加破壞本作品的輕盈。有些句子帶有《Le Fabuleux Destin d'Amélie Poulain》(中譯:艾蜜莉的異想世界, 2002)的味道,有些句子則彷彿有聖修伯里《Le Petit Prince》(小王子, 1943)的影子。

本作品有趣的地方在於,主角彷彿《耳を澄ませば》(中譯:心之谷, 1995)月島那樣,在作品中設計了自己的形象,一邊使該形象宛若可預期的童話程式前進,一邊卻又在必要的時刻,讓自己在那形象中出現:「在垃圾堆裡翻找出我的糖果打開包裝紙/風景沒有想像中的好丟下包裝紙」,這種孩子一般的老氣橫秋,無法不讓人聯想到漫畫《銀魂》的神樂。作者先花了大段內容描述月亮和糖果的事,然後彷彿《十日譚》第六日第九則故事中的卡瓦爾坎第,「他把手擱在一座墓碑上,像一個伸手極其敏捷的漢子那樣縱身一躍,跳過墳墓,擺脫了他們的糾纏」。誠如卡爾維諾所言,作者輕盈地透過「丟下包裝紙」這個動作,拋下了人們沈重但實則無所謂的預先「想像」,就這樣騎腳踏車繼續前往火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