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三百5月選詩:騎 腳 踏 車 去 找 你】

騎 腳 踏 車 去 找 你

◎翁珮綺


馬的旁邊
雖然可以顯得自己高大
在現代
卻很奇葩


肉堆成了山谷
卻是組合肉
腳下的也能吃進嘴裡


腳旁是太陽
太陽上面是海洋
我幻想踏在雲朵上


人人沒錢買車
人人花錢搭車
小的是公車
大的是計程車


不要二
只剩下寫不標準的私
我只想要去見你
除了你誰也不要


手是用來守護和平的
不是用來拿起武器的
除了武器還有其他的
找找看


人永遠都缺一個偶爾
人有了一個偶爾
就有了你


評審講評:

這首作品的策略是先把這句子的每個字單獨看,且把每個字都拆開,以「字本身組成的理」為一模式,回頭去將每個字按照這樣的模式組回原來的句子。在這樣的狀態底下,用來說明「一個字」的段落,可以很方便地用來描述「騎腳踏車去找你」的各種狀態,包括疲累(腳下的也能吃進嘴裡)、興奮(我幻想太在雲朵上)、試探(找找看)等等。因此閱讀的時候,彷彿可以看見作者同時以「作者整體」以及「作者的數個部分一同」這樣的狀態疊合去找對方的模樣。

這樣子的做法,首先使人想起集福音書句而成的《Sieben letzten Worte》(最末七言),每一言詞分別以音樂開展,最後整體聯合成為基督受難的核心語句。但相對來說,更能以Arnulf von Löwen(1200-1250)所寫的拉丁文詩句〈Salve Mundi salutare〉來做一對照,其中將足、膝、手、兩脅、胸、心、臉分別以數節寫成詩句,最後這些猶如肉塊的詩節,就能拼接成為吟詠者的信仰對象。

回到這個作品。每一個段落之間,雖然不需要非得清晰地提示每一段如何接起,或甚至在擺設文字的層次上,維持散置的狀態亦無不可。但由於標題〈騎 腳 踏 車 去 找 你〉已講明目的,如果在內文中各段沒有足夠的聯繫,光靠標題來牽連彼此的話,難免有種太過依附標題的輕易感。不過在這個作品中,其實可以察覺各段有高低不一的聯繫企圖,只是仍然呈現出微妙的仳離狀態。參照最後一段說「你/人永遠都缺一個偶爾/人有了一個偶爾/就有了你」,上述的「並非緊密相連」的狀態,說起來,和末段這個偶爾就有了你的描述,倒也有彼此應答的妙處。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得主公告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徐珮芬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