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3月選詩:當我一個人的時候(1)】



當我一個人的時候

◎SIMS

你來了 好久不見
在被湧浪吞沒著礁石
在魚蝦流竄間 總是會突然的出現
也許帶著陽光 也許帶著雨
有時候更帶著狂風

拉張椅子坐下吧?
聞著指尖的氣味 思考著怎麼打破寂靜
可是 
不間斷 沒有邏輯的 兔子
早就在我們之間活潑的打斷
每次都這樣
我以為 默契中的
總是如此

草已經長滿了土地了
繡球花也從雞蛋裡面跑出來
盯著
穿著西裝的先生拿著拐杖走過
我記得他在春秋的時候像水一樣
可是你說他是從美國來的
我靜靜的看著腳邊毛茸茸的傢伙
聽著腳步

總是我注意到的時候
半透明的氣氛已經蓋住了界線
好吧
我們兩個相識一笑
看著一模一樣的倒鉤眼尾
環境跟著幾何往消失點收縮
我看著
陽光 雨水 狂風之中
是印在玻璃上的自己。


評審講評:

這首作品首先給人感覺到的是「韻律」的塑造,諸如「湧浪」和「兔子」。前者往復,後者撲朔,都揭示著他們可以用來呈顯「韻律」。在這樣的韻律中,我們好像在燭光裡對著鏡子,或者按照這個作品塑造的氛圍來說,似乎是在淺灘低頭直面一片躺在沙上的玻璃,而薄浪去來,於是倒影的有無更迭。
  
不過很快地,我們會察覺在此作品中這個韻律的規模。「草已經長滿了土地了/繡球花也從雞蛋裡面跑出來」,這使人很快想到《莊子》:「久竹生青寧,青寧生程,程生馬,馬生人」的變化段落。這種變化明示歲時演變,而且跨越的段落很廣大:「春秋的時候像水」、「從美國來」。但是作者很快又將巨大的規模,收攏到「腳邊毛茸茸的傢伙」,那個像潮水的往復的傢伙。而在這傢伙的腳步裡面,「太一藏於水,行於時」(〈太一生水〉竹簡)。
 
上面講了韻律,接下來再來看一個韻律的單元中發生的事:「半透明的氣氛已經蓋住了界線」到「環境跟著幾何往消失點收縮」。確實給人站在海濱的沙上,水來時腳踝被鹹水覆蓋,水退時腳跟的沙被水抽去那樣的感覺。這個從遠古到現在都一樣的歲時變化裡,我們的面鏡動作:「我們兩個相識一笑/看著一模一樣的倒鉤眼尾」其實是一直重複出現的。只是各次的重複中,「也許帶著陽光 也許帶著雨/有時候更帶著狂風」。


這首作品中的兔子可能是引自路易斯·卡羅的《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兔子,兔子除了蹦跳的特性外,別忘記原著中「兔子結結實實從背心口袋裡掏出一只懷錶」(張華 譯)。而就算作者無意援引此書內容,兔子的形象仍成功地留下了一個關於時序背景設置的線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得主公告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徐珮芬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