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紅樓詩社第四屆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文字記錄(下半場)

社團法人臺北市紅樓詩社
2019年第四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


(下半場投票、綜合討論、決選)

子弘:那請大家先圈選心中前兩件作品,計票後我們再討論,幫心中的第一名拉票。

第一輪投票圈選:(千惠收票開票、家瑜計票)
《今天也沒有了》2票(郭哲佑、馬翊航)
《在伏莽地》4票(劉子華、王柄富、賴君皓、馬翊航)
《只剩下海可以相信》4票(劉子華、王柄富、賴君皓、郭哲佑)
《我與我的幽靈共處一室》0票
《臟器外陋》0票
《黃金語》0票
《Re:是混合的 05:11(六小時前)》0票

(討論時間)

千惠:前三名票數集中在《在伏莽地》、《只剩下海可以相信》和《今天也沒有了》。那接下來進入討論時間,大家可以開始拉票了。

翊航:小令的票數比我想像中低耶!

哲佑:大家應該可以表態自己投給誰吧?我投的是:《只剩下海可以相信》跟《今天也沒有了》,我投的原因是因為這三個我都很喜歡。《只剩下海可以相信》我剛剛說很像童詩的部分,我不是在批評他。我之所以沒有投《在伏莽地》是因為我覺得她即使沒有獲得這個贊助,它還是會出版。

柄富:可是她說《在伏莽地》還要再翻譯成英文詩。

翊航:我覺得對舜華來說,這個贊助計畫的評選過程對她會有一點點吃虧。因為大家可能會認為出版社一定會幫她出。

哲佑:這三本對我來說真的很難選,但如果是要給機會的話,我覺得另外兩個如果沒有贊助,出版會稍微困難一點,所以我就投另外兩個。

翊航:我投的是《在伏莽地》跟《今天也沒有了》。我本來想說,《只剩下海可以相信》這本出版社應該滿喜歡的。不過如果是考量到,剛剛哲佑說的這個因素,我可能會改變我的前兩名,也就是說我可能會把票投給《只剩下海可以相信》跟《今天也沒有了》。可是像這樣的說法真的有一點點不太好吧!

子華:對!

子弘:其實三位都有出過書阿,只是不知道他們跟出版社的關係如何。

哲佑:我個人來說的話,我會覺得《只剩下海可以相信》是最需要這個贊助的。因為崔舜華已經有一定的讀者了,我覺得出版社可以回本。(大家笑)

千惠:好實際。

哲佑:因為她現在合作的是寶瓶,而且她產能其實也很好,我覺得不用去擔心「沒有錢去出書」這件事情。然後小令她前一本是黑眼睛文化出版,我個人覺得鴻鴻很看重也很喜歡她的作品,加上她這本我覺得又寫得比之前更好。但是陳少他第一本詩集《被黑洞吻過的殘骸》是印刻出版的,他也是得到贊助出來的,所以我覺得就出版上的資源來講,他可能是最弱勢的一個。但是我跟他們三個都不太認識,所以就只是猜測。

子弘:都好現實的理由。

子華:我的前三名也是他們,可是如果今天我(南方家園)要幫他們出版的話,我比較想要出陳少。陳少舜華我都有合作過,之前《沉舟記》那本有和陳少合作過。但其實在還沒有聽入圍者分享會之前,我是給《只剩下海可以相信》比較高的分數。

柄富:我也是,我第一個也是,我初選的時候也是給《只剩下海可以相信》最高分。

君皓:我也是。

子弘:陳少那本其實在初選的時候,是最多人給第一名的。

君皓:其實我都不知道有誰有出過書,誰沒出過書。

柄富:我也是知道的比較少。

君皓:可是我沒有投給《今天也沒有了》,是因為我覺得她整本書可能是在比較密集的時間內創作出來的。所以這本將近65首詩當中,詩跟詩之間的同質性比較高,她用的語言也是比較相似的。所以我覺得《在伏莽地》跟《只剩下海可以相信》,他們在詩的嘗試比較多,層面也比較廣,所以我比較是傾向支持他們。

柄富:我也沒有投給《今天也沒有了》,因為前兩本就是給我印象太深刻了,很難拿下來。

千惠:等會決選我會發白紙,請大家直接寫下最終的那一個作品名字。


哲佑:有沒有人要幫《在伏莽地》拉票?

翊航:如果今天不考慮這是一個出版贊助的話,如果今天是評文學獎,我就會選擇《在伏莽地》。

家瑜:那你們會想說舜華老師她既然有這樣的資源,為什麼她這次選擇要來投贊助?因為我不太懂在出版而言,如果得到贊助,她會有更多資源可以出成她想要的書的樣子嗎?

子華:就出版社而言,我們還是盡可能希望詩人去投一些出版贊助的申請。因為如果有補助的話,書籍裝幀設計等方面可以做的事會更多。

哲佑:我記得她先前的詩集也是有去申請國藝會的補助。那這樣的話好像也很難說(誰比較需要這個資源)。

子華:可能也要看出版社,有些出版社認為補助也只是補助,它不一定會在設計上做其他的變動。

千惠:就是有可能拿到補助是作者自己收下?

子華:對,也有可能補助作者,費用會不會給出版社這我不知道。那個是他們之間的事。

子弘:我們補助的是作者。補助的規定是作者在一年內和出版社簽約或是自費出版。

翊航:這個補助沒有限制出版量?

子弘:我們沒有限制出幾本。

子華:之前也遇過兩種補助,一種是作者自己去申請的,所以補助金是直接給作者。一種是後來台灣很多作者自己在跟出版社談的時候,會把補助的費用給出版社,變成在製作上多一些經費,可以有外援去討論怎麼做。

哲佑:如果說這次他們沒有被選上的話,其實這三本都有可能去申請國藝會補助。如果撇開沒有資金或是出版資源的因素的這個考量的話,我其實就沒有理由來幫《只剩下海可以相信》拉票。
既然這樣,還是我們單就作品本身的文學性來投票較好?

千惠:看個人考量吧。對你來說幫助他、提供這個資源重要,還是作品本質重要,我覺得每個評審都會有不同考量。

子弘:其實這個問題從第一屆開始就一直重複的拿出來討論。你要贊助「需要贊助的人」還是贊助「作品最好的人」?這件事情我們每屆都要說一次:我們沒有特別的偏差,我們社團法人的立場是尊重每位評審的想法跟價值觀。我們並不會以「贊助需要的人為優先」或是以「贊助心目中最優秀的作品為優先」,這都可以納入各位的考量沒有關係。

翊航:那我們先各自說明一下會怎麼考量?我想聽一下大家的想法再決定,想聽聽兩位年輕人的意見。

柄富:我讀兩本都很享受,讀《只剩下海可以相信》的時候,感覺他的面向是比較廣的,所以我覺得這本是比較豐富一點。讀《在伏莽地》的感覺是比較深入,《只剩下海可以相信》的感覺是比較廣泛,所以我比較喜歡後者,單就書本身來看。

君皓:我是覺得就技術層面上《在伏莽地》是高了蠻多,可是我在讀《只剩下海可以相信》的時候,我覺得兩種讀起來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讀《只剩下海可以相信》這本書,我可以感受到作者對這本書投入了非常大的熱忱。內容上當然也是非常有趣,因為他就是做了件很有趣的事情。他會讓我有點猶豫的點是,他的文字的確是樸素了一點,不是那種技巧高超的詩。可是我覺得第一次讀《只剩下海可以相信》的時候,那個感覺是讓我覺得比起《在伏莽地》,會讓我更願意去買這本書。不是單就技術上來說,如果說是比技術,《在伏莽地》是贏的。

千惠:你會買?有錄音喔~

君皓:(笑)我會買。

翊航:另一個我會列入考慮的點是說,這本詩集的出版對我們整個台灣現代詩壇,會不會讓它變得更加豐富?讓這個出版市場,讀者能夠接收到的詩歌信息會不會變得更多樣化?我覺得這其實也是一個值得考量的點。

我覺得舜華的《在伏莽地》在整個閱讀過程裡,相信大家是都覺得是安心的。不會說在讀她的詩的時候,會讓人有種捏把冷汗的感覺,像是在聽一個技巧純熟的歌手唱歌那樣,讓人非常安心。但也像大家剛剛講的,如果是就語言上面的純熟當然是《在伏莽地》。但是兩者間有一個很接近的部分是:它們都是向外的,書寫一個異地前行的概念。但它們朝向的方式有點不同。可是我覺得《只剩下海可以相信》這樣的書寫是現在詩壇比較少看到的,所以我會願意傾向這樣的作品。

子華:我覺得自己比較想要一讀再讀的是《只剩下海可以相信》,它有些詩篇的節奏感抓得非常好,使用的詞語有時會令人眼睛一亮。《在伏莽地》的詩境意象是很直接進入到腦海裡,再三品讀但覺風景依舊,但層次稍淡。反觀《只剩下海可以相信》每次讀來卻帶給我不一樣的衝擊與觸動。我個人會選它。

哲佑:那我再講一下相反的意見(大家笑),其實單純就我個人喜好,《只剩下海可以相信》反而是我的第三名。因為它裡面有些像我剛剛講的,對我來說就是很雞肋的詩(大家笑)。

當然有很多詩我覺得寫得非常好,像〈Nguna島教堂無伴奏〉那首真的是寫得很好。不過我會覺得他有時把自己太渺小化了,真的像是童詩,或是面對一個非常陌生的世界。有時候會碰撞出一些非常好的詩,但比如像〈指認〉就讓我覺得真的是很雞肋,如果是我,我會直接把它刪掉。我覺得他在這三本裡面,這種部分是最多的。

然後《在伏莽地》的話,我會覺得它詩句的延展性會最強。可能每個人讀到的東西不一樣,但是這本我反而會願意一讀再讀,或是我之後會想這個畫面,會讓我延伸出去更多東西。《只剩下海可以相信》這本詩集給我的是很衝擊的碰撞,但是《在伏莽地》會給我一個很音樂性,不斷延伸出去的感覺,所以我會覺得比較耐讀的是《在伏莽地》。

柄富:我也覺得《在伏莽地》比較耐讀。

哲佑:我只是分享一下感想,但是這兩本我覺得要給誰贊助都可以。

翊航:因為我其實自己的第一名是小令啦(大家笑),但因為大家的共識凝聚之後,她並沒有在最後競爭的兩名裡面。

哲佑:我剛剛聽完一輪,好像大家都會投給《只剩下海可以相信》對不對?

千惠:不一定阿,搞不好有人說歸說做歸做喔。(大家笑不停)

翊航:哈哈哈,這麼雙面!做假動作喔!

哲佑:沒有,我只是想說大家如果都要投給《只剩下海可以相信》的話,我想要把我微薄的一票投給《在伏莽地》以表支持。

千惠:好,那請大家寫好心中決定的作品後,把票交給我,謝謝。

投票結果

《只剩下海可以相信》:4票(王柄富、馬翊航、劉子華、賴君皓)
《在伏莽地》:1票(郭哲佑)

恭喜《只剩下海可以相信》獲得今年的出版贊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