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三百12月選詩:疼痛的器官】

【12月詩三百入選作品 (2)】
〈疼痛的器官〉 ◎書橫
我說要溫柔
要盡力 割捨
要抹消關於你
疼痛的器官
那是我 的捐贈同意書
你寫了 我將我給你
然後
對你好 予你溫柔
我說這次
想當個柔善的人
喜歡看你笑起來哭的 那個樣子
好像世界還很美
好像世界 還會有別人
沒錯 有我
有我的腎 我的肝
最重要的其實我偷偷地
割了一小塊心給你
這樣哭泣的時候
才會有兩顆心 不沉沒
天氣很晴朗 沒有雨
從你那摘的烏雲
我捲起來
當棉花糖 吃掉
然後我 就不知道了
為什麼還是下雨了
嘴裡已經 沒有剩餘的甜味
嗓子卻還是啞了 不知道
只是抬起頭 就被濺濕了
就被你發現
我看到
你拿水桶將我淋濕
我說要盡量溫柔
從二樓被雨沖到一樓
一落地剩下的心 就散落
只好把最後的拿回來
從你胸口
我說要輕柔
要盡力 要割捨
抹消關於我
那疼痛的器官
評審評述:
這首詩用了非常大白話的句法講疼痛、講關係、以及兩人關係當中的思念與傷害,割下器官與傷害的過程讓讀者也能身歷其境地感受到其中的幻痛⋯⋯「要盡力割捨/要抹消關於你/疼痛的器官」,但明明是難以割捨的「我說這次/想當個柔善的人」,那是多麼幽微的溫柔,「只好把最後的拿回來/從你胸口」,但或許是做不到的吧?這首詩非常成功地把青春時期的兩人關係描繪得深重而輕柔,為什麼還是下雨了?或許並沒有人知道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得主公告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徐珮芬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