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11月選詩:冰箱裡的一個東西(2)】


冰箱裡的一個東西

◎林宇軒
  
暗室裡不用分層設色
雞蛋是黑的,魚是黑的
不在嘴裡的都是
黑的,只有代罪的羊肉獨白
牠和牠沒說完的話
還想長大
 
為了避免變質
保存期迫遷到地平線
日落以前,所有傳言都是
新的,像遲到或早退的潮
消失在哪塊浮冰底部
也沒有人會在意
 
看不見光時,我們守夜
確保羽毛仍在
知更鳥仍在
明日仍會有早晨
太陽不必縮回一顆果核
我們再也不用冷藏自己
 
腐不腐敗都沒關係了
在停止被搪塞前
我們不過是冰箱
開口,只為了任人取用

評審講評:

許多人都可能注意到一件事,冰箱在關上門時,箱內的照明會關閉(甚至是在門開啟角度小於五度,壓掣到活動式箱內照明開關時)。由於適度的照明會一定程度地還原冰箱中物件的視覺顏色(未必是真的顏色),反過來說,由於關上門後的黑暗,使得視覺顏色中非黑的都在想像中成為黑,正如作者所寫的那樣。但有東西是白的,是那個無辜的,「代罪的」羊肉獨白。代罪的羊肉有其固有的宗教意涵,而第三段提到的「知更鳥」的出現,也強化了該宗教的提示:知更鳥在拿撒列的耶穌被行釘刑後,在其耳邊歌唱。
 
不過,知更鳥在此處還有另一解讀的脈絡。我們要注意到隔一行之前的「守夜」,守夜知更鳥(wake robin)是斑夜疆南星(Arum maculatum)的別名,其花序(inflorescence)在剛開時為白色,與前揭「羊肉獨白」一事銜接。我們不一定要把知更鳥的意象往前追溯到中古英語文學中的情慾象徵,而是轉向去注意到這邊被譽為早起的鳥兒仍在,且其羽毛尚存,「明日仍會有早晨」。「仍」表達了在冰箱門關閉時的一種忍耐,一種未竟,「牠和牠沒說完的話」被迫中斷,被冷酷的溫度推遲。
 
這些話語可能是一些辯白,針對不實的指控的反駁。當冰箱門打開時,照明打亮,新的物件,如繪聲繪影的傳言般五彩繽紛的各種生鮮食品被放入冰箱。已經被放入冰箱,正待發表辯駁的既有物件,與新放入的生鮮物件產生了對抗。但是,不管是新與舊,誠如《平家物語》中妓王所吟詠的「剛萌發的,或是將枯的,同樣都是野地的草,不管何者都要臨秋而凋」那首短歌那般:「像遲到或早退的潮 / 消失在哪塊浮冰底部 / 也沒有人會在意」。一句既在的,尚待發言的話,雖然我們很想說出,但總是被新的其他說法壓制。直到我們開口的時候,卻是對方早有定見,只是拿這些既在的,(基本上)尚未變質的,「羽毛仍在」的東西,充為對方遂行其目的的材料。
 
作者十分巧妙地運用了冰箱的照明,以及「存放食物推遲其保鮮期」的功能,描寫了話語圍剿,旋即聚散的狀態。誰居於那話語中心的,就算有一天(基本上以維持初衷的狀態)發聲了,也僅只是被動地加入了另一場指向另一個中心的指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得主公告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徐珮芬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