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11月選詩:冰箱裡的一個東西(1)】


冰箱裡的一個東西

◎凌心耕

總不可能更倒霉了吧
說這句話的人超沒想像力

因為他回家打開冰箱後
陸生八爪章魚跳躍
罩住他的頭顱和肩膀
注射發情劑
他就變成章魚的性奴了

故事結束


評審講評:

這首作品開頭就揭示了意料之外的東西將會出現:在「開啟物件之後」出現。這點我們可以先看村上春樹的極短篇〈コンドル〉(禿鷹)。一開頭,算命的警告主角不要出門,緣是會發生意料之外的事。主角拚命地想著會有什麼可能性,但只要一經提出,算命的就會以「你已經想到了」為由加以否決。裡面有一段是這樣描寫的:
  「我想問你一件事,我所意料不到的災難是什麼?可否舉個例子?
  「若是禿鷹的話如何?
  「禿鷹?
  「你有想到過禿鷹嗎?
  「沒有。」我說。
  「說不定禿鷹會突然飛過來,從你背後將你抓起。
  
意料之外是一個明示人的思考進程尚未抵達的區域,這件事往往透過對「將有蓋、門等部件啟開」的瞬間來加以描述。李氏朝鮮時的民間譚中,打開飯鍋蓋就看見妖魔;日本的天邪鬼也常在打開窗戶或紙門時撞見。這些意料之外的存在一出現,常見的結果就是撞見者淪落至「意志受縛」的處境,例如看見妖魔的母親皮被剝下,被當作正紅的外衫晾在樹枝上;「注射發情劑/ 他就變成章魚的性奴了」。同時我們也要注意到這邊作者對於意料之外的強烈提示:「陸生」章魚。
 
章魚作為象徵物,時常透過「可滿足特定需求」來表達其為活生生的性器之主宰:牠有適當形狀的軀體與肢端、無骨、粘膩,且擅於鑽行洞穴。牠以此角色出現的各文本中,可選擇滿足個體,或操弄個體。葛飾北齋為著名的艷本《喜能會之故真通》所繪製的春畫即為一例。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在「束縛行為」的描寫上,選擇了「頭顱」和「肩膀」。頭顱的制伏乃是可想而知的,但肩膀的受縛,也許在於人靈活的上肢活動將受到嚴重干涉。近年有趣的例子中,可見永野護《五星物語》第五集,在博斯星卡斯提波地方,巨大的機械人「阿修羅·宮殿」使用龍牙此一機關,咬住與之交戰的機械人的雙肩以限制其活動,被抓住的對象因而無法揮劍掙扎,只能就範。這首作品雖然乍看沒有頭尾,實則情節富說服力,對於各細節所屬的母題越熟悉,就越能享受當中的樂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