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7月選詩:發生這樣的事件真讓人遺憾 (2)】


發生這樣的事件真讓人遺憾 

◎微宇

吃盡你的黑渣
和無數益菌活菌的感傷
本是腸子的事
竟是肺
狗肺

用不斷複沓的腳印 暗渡常態本質相同
抽換詞面 來證明自己變態活著
不單純意義 曖昧後設世界
掩蓋
雪上梨花狀的血
倘若噴血
再置換更聳動的雲
複沓
再噴血
再喚來更厚重的雪
囓咬
灑血
自然除卻灑狗血的巫山清泉

踐踏整片天空的黑
沒有雪 
下一場
社會替政治掩護
交通替環評發聲
娛樂替霸凌辯解
不是雪的雪
我們的世界不再有新知
只聞衝擊你建構的舊識
與無意識惡托邦淌春水
血便也非血
是供人稿費的一池墨水
洗版一頁頁
供應齧齒類生存與毀滅的尊爵黑

我們的天空
被遠方的烏鴉置喙
真相迷失在麥田
氣球消失在高漲摩天
我們的海彎
上面也附著親水的曖昧
蛺蝶
正追逐嗜血的腥味
來遮蔽飄落的雪
是梨花
黑色的梨花
多數良知沉冤的美
咀嚼著完善的破碎
啐出
下一場黑色的第四次元

好奇心請耐心的等待著
當真相臭酸的時候
就可以發酵成新聞
供人饕餮
下載那日下午

我的眼角
藏著針孔
注射點鹹水
浸潤
在我腦海
一隻遊魂的魚
將你的每個笑靨
每個夜
游成一鍋鼎沸的記憶
又啃蝕得潰不成軍

碰!
一無所有
一個人無法理解所謂的擁有
這是最好的時代
這是壞的時代
將不夠真的真相
裝幀在眼淚煮不沸的肺

致新聞
與濾不淨的黑肺
假與真
惡與善
醜與美



評審講評:

這首作品的在寫作上,透過許多不嚴格的韻律的應用,展現出非常口語的,甚至帶有 Rap 風味的作品。這首作品的句子多半都是以自然停頓(pause)分行,並且大量使用「的」來製造句子中的輕重音,例如「正追逐嗜血的腥味/來遮蔽飄落的雪」以及「多數良知沉冤的美/咀嚼著完善的破碎」。此外,耳韻(ear rime)的運用使得這首作品唸起來十分好聽,在押韻上大量使用貧韻(rime pauvre)中的疊韻(assonance)或近似疊韻的字(血雪泉、解雪水頁黑、喙昧味美碎等等),仍然達成押韻的和諧。此外,這首作品還有其他口頭詩歌的特徵,例如重複,包含句尾重複(epiphora),如:「不 是梨花/黑色的梨花」;遞進重複(incremental repetition),如:「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壞的時代」等等。此外,等度詩句(isometric verses),在參差的句子裡面陡地出現,有助於使口讀者不輕易落入某種節奏的慣性。


在詩的內容上,主要是在控訴「我們生活的地方怎麼變成這樣」。我們呼吸的是什麼,眼見的是什麼,圍攏我們的都是些什麼。這些東西,全都透過「雪的累積」的意象,表達這些事件交疊發生給人的具體感受。而雪又因為音韻聯繫到血,在語音的標示上,使得這些雪都內蘊血的質地,血也同時攜帶雪的表徵:一切積累之物,都同時摻雜有「誇大不實以提升收視的血」以及「真正的血」,可是,前者始終由於感官的刺激,覆蓋了後者:「蛺蝶/正追逐嗜血的腥味/來遮蔽飄落的雪」,於是導致了「不夠真的真相/裝幀在眼淚煮不沸的肺」。而這首尾呼應的「肺」又透過疊韻,與「黑」「喙」「昧」「味」「碎」等相聯繫,此時肺中因空氣污染造成的污濁渾沌,及成功地透過聲音,將作者的感受傳遞至讀者。此顯示出作者對於語音相當敏銳,雖然句意在少數地方稍微耽溺於作者本身喜歡的意象,而與作品本身要傳遞的訊息有點斷裂,但持續發展下去,未嘗不可形成一套專屬於作者的美學。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