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7月選詩:發生這樣的事件真讓人遺憾 (1)】


發生這樣的事件真讓人遺憾

◎何睿平

你沒有要聽
那些哽在喉頭的
真實得貼緊肌膚 
你也有用過啊 
蘇菲和靠得住

那你怎麼還是不懂
你永遠不肯懂

我不去拍攝完美笑容
沒有陽光灑落、也沒有抬起下巴
我憎恨太受歡迎的人
憎恨打扮
銷毀將要送出的簡訊

淚珠輾過雙頰
是你也看過的
水泥地板留下的胎痕

你愛上為我加油打氣
你眼神有憐憫
你感到救世主的靈魂就在心中

你平安又喜樂
你幫助了好多好多的孩子


評審講評:

你變成這樣,真讓人遺憾。抑或是,你原本是這樣,真讓人遺憾。

這兩件事情,都同時表達出對雙方的指控,以及對於自己「沒有能跟上那個變」或者「沒有能更早洞悉那個原本」表達無力、不甘、憎恨。但是在這些表達的底部,可能是更接近親密的東西,那個東西不一定是愛,但常常與愛伴隨出現,使人不容易分辨。「你也有用過啊/蘇菲和靠得住」,直接揭示被書寫的第二人稱指稱的對象,原本處於和第一人稱指稱的對象及其所從屬的背景相聯繫:透過十分尋常的,許多人都購買過並使用的日用品,以及這些日用品所能應付的需求,都在協助讀者得知「你」的背景,同時,也在預先暗示「你」現在的景況:「你愛上為我加油打氣/你眼神有憐憫/你感到救世主的靈魂就在心中」。「救世主的靈魂就在心中」是一個聰明的句子,同時表現出「你」在肉體上仍然是一個「使用蘇菲和靠得著的人」,但是內心「平安又喜樂」,在內心塑造了高下,塑造了卓越與超脫。
 

而「你」變成這樣是有跡可循的,按部就班的,「拍攝完美笑容」「陽光灑落……抬起下巴」,這些都是在描述對方形塑自己進入超脫的步驟,並且同時以「不」「沒有」等否定語表達「我」與「你」斷裂的開始。在東亞的民間文學中,「他開始吃人而我不吃」「他意欲成仙而我成人」的母題十分常見,《搜神記》卷十四有云:「羿請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嫦娥竊之以奔月」就是例子之一。而這個母題提醒我們一件事:對方這樣做了而我不這樣做,乍看是對方主動逸脫於聯繫之外,而自身留在原地。實則,當我們選擇以「不」「沒有」「憎恨」來選擇與對方做出不同的行為時,就不能擺脫自身也處於主動逸脫於聯繫的狀態:「憎恨打扮/銷毀將要送出的簡訊」。於是這時「你」和「我」兩個代稱,就會因為採取了相同的行動,而處於一種可以替換/交代的狀態——你/我變成這樣,真讓人遺憾;你/我原本是這樣,真讓人遺憾。究竟是哪方的心中有救世主的靈魂呢?這首作品,同時詰問雙方。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