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7月選詩:發生這樣的事件真讓人遺憾 (3)】

發生這樣的事件真讓人遺憾

◎閻孝和

他搭捷運
在車廂裡唱歌
大家都戴著耳機
沒有人聽到

他在車廂裡跳舞
他在車廂裡變魔術
他在車廂裡翻筋斗
大家的眼瞳
映著發亮的螢幕
沒有人看到

他在車廂裡殺戮
大家說他是怪物


評審講評:

 
除了運用貧韻的疊韻(舞、術、幕、戮、物)外,這首作品在安排上很精巧。首先可以看見三個段落乃是以同樣的結構構成:他展開動作--他之外的人產生的反應。先將敘事的情節放一邊,我們可以看見本作品三段式(ternary)結構:「他……在車廂裡唱歌」「他在車廂裡跳舞/變魔術/翻筋斗」「他在車廂裡殺戮」。宛若彌撒經文中「Kyrie eleison」(求主垂憐)-「Christe eleison」(基督垂憐)-「Kyrie eleison」的結構。第三段表面上回到原點,實際上是以回到原點的方式統括整個過程。

在情節的敘事上,相對於第一段的呈示(exposition)部分,在第二段作者開始發展\深化他的動作,但是他之外的大家依舊沒有反應。在此時雙方的仍依照自己的意志進行動作,但是一方的動作範圍開始擴大,一方的動作在外觀上則無顯著變化。此時雙方的行為對比使戲劇的張力逐漸提升。直到「他在車廂裡殺戮」,營造失衡,「大家說他是怪物」抵達高潮,並迎來懸而未決的結束。
 

猶如在原初之海造陸一樣,為了在混融的群體中,確立自己的自我(ego)擁有一獨特的載具,該意志採取逐漸強勢的行為。可惜的是,當此行為終於突破閾值(threshold而得以為外界感知/辨識時,被辨識出或標示出的形象,卻又與自身當初的期待不符。甚至作品本身又透過三段式的導引,使人回頭觀看第一段,並且提問:我們是否應該從開始就做那些如同他人做的事,戴著耳機,讓眼瞳映著發亮的銀幕。誠如沙特在短篇小說〈艾羅斯特拉特〉(Erostratus)中所言:「要不要喜歡美式龍蝦是我的自由,但我不喜歡人,就成了不見容於陽光的鄙人。」乍看這個作品是單純的提問,實則幾乎是伴隨著越演越烈的個體與環境鬥爭出現的眾多旁註之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