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6月選詩(3)】

這是一篇文章

林子維

這裡不夠安全
藏不起來的秘密
我在向晚時分幫你鎖進了點焦糖
佐蘋果肌
撒在紙上
揭開序幕
小火煨煮
上一層
一層層眉間憔悴
這麼一鍋的甜味兒
就封存在地窖內
關乎結尾

是的
後院日晷底下的那個
那個地窖內
提起五色彩筆
過曝了摩斯密碼的不安份音匭
周而復始重覆打照在驪山山上
玉騷頭
翠翹金雀
小心打破
眉塢的富麗堂皇
武德殿的肅殺浮世繪
你看那一地的尖銳瓦片
浮生甕城
是李清照獨倚欄杆的晚霞雨
還有月光來不及帶走的有機童顏

不能再說了
請揭示潛意識第二幕後的楔子
若你願意
兀自咀嚼玻璃心碎
請小心
你的味蕾
你的嘴



評審講評:

 
  很快地,今敏的〈千年女優〉便會在這篇“文章”的背景浮現。作者堆疊物件,並且在物件的陳列時,由於這些物件的連續顯像,人們一經閱讀,大腦就會自行嘗試串出可以理解的路徑,直到完全失敗為止。但作者在這邊的巧思,尚能讓讀者在吊橋上晃著前行:從摩斯密碼的音,到玉搔頭的搖晃;從灑在紙上、經眉塢(今據《辭源》改訂為郿塢)的珍寶腫聚,到一地瓦片,最後延伸到玻璃心碎。當然還有其他各種路徑,這裡不一一窮舉。
 
  另外一點要注意的是地窖,猶如巴舍拉所言,從家屋一步步通向地窖時,我們的感受將與澄明相左,且將向已經毀壞的昔日溯去:這是「浮生甕城」與「晚霞雨」在碎瓦片之上建立的另一層面向。這時,關於回憶——不管是想像的或實在的——的重建已經無力,所有的必要或非必要的物件層層紊亂地灑在光線不很充足的地方。但這地方何時抵達?當我們準備品嚐「一鍋的甜味兒」時。

  不過這作品似乎有一部分,是建立在作者自己與自己,或作者自己與某位不一定實存的傾訴對象之間的某種“行話”(coquillards),可能是為了樂趣,或者是為了某種程度的隱蔽性。猶如尚皮耶·居內(Jean-Pierre Jeunet)執導的電影那樣,若對這行話有興趣而深入追究,則可體驗到作者的某種傲嬌。但若對此無興趣而簡易略去,卻也未必有損於理解這篇作品。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