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6月選詩(2)】

〈這是一篇文章〉

王汶莉

倘若這是一篇文章
作者會是我
不是你
更不是他
但我仍得賦予它訴求或意義
畢竟賦予生命太過艱難

我想這篇文章大概會像你一樣
留著一頭長髮
像浪人
在輕舟上和我說著死亡
你說你戒了菸
在十二月八號

我怕

怕的不是你打了一把鑰匙
躍往天堂
我甚至可以想像
那鑰匙必定美的只能仰賴生命的鎖匠

我怕

怕的不是你走了之後世界變得不一樣
而是怕殞落的時光燙在我無法上藥的地方

我想
我是會為你寫一篇小說的
畢竟詩容不下你
你注定在那樣寬廣的海上
注定在我無法賦予生命的篇章


評審講評:

 
  這首作品很快會讓人想起被拋棄在納克索斯島上的阿里安德涅,或者是迦太基的女王迪多:一種近似於悲歌(Lament)的作品。我因為什麼落到什麼境地,以及我無法對這境地提出改變的原因——那已超過我所能。也因為如此,這篇作品彷彿是對古典作品的習擬,間接的或直接的。
 
  其他的地方恰好也有相似處,例如遠航:畢竟提修斯和埃涅阿斯都是航行遠走。海上的航行——一如最近發生的,以及總是發生的——死亡就常伴左右。海的波濤充滿活力,但卻是以深淵為底:Media vita in mortesumus(在生命中間吾等為死包圍)。面對這種實情,在島上的阿里安德涅——作者本人——無計可施:「那鑰匙必定美的只能仰賴生命的鎖匠」、「怕殞落的時光燙在我無法上藥的地方」、「注定在我無法賦予生命的篇章」。
 

  不過我們也要記得被留在“陸地”上的阿里安德涅,最後遭遇的是酒神的安慰。飲酒就算是作樂,也不免是撫平自己無力的哀愁,以此為喻,本作品再三提出自己無力之處,具現成文字後,讓自己觀看,以撫慰自己。乍看彷彿有點消極,實際上,卻是將渴求的「執」化成安定的「望」的儀式。我們可以回憶「望」的甲骨文:雙腳站定、眼睛圓睜,身體微微上引的姿態,「眄睞以適意,引領遙相希」。心思如此,而肉體終能回到自己的生活裡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