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6月選詩(1)】

這是一篇文章  

李婉如

把自己喝醉,家和便利商店的距離是灌掉一瓶。六十五度的酒精仰角捕捉星星,眼裡只有淚水汪汪沒有閃亮。混合四點七趴和五趴的家中,大口狂野地吞進喉嚨,製造酸澀的阿摩尼亞味道。小世界甩出上下左右,獨自狂歡是秘密,藏起酒瓶回收鋁罐,最後蹬進浴室刷牙沖淡興奮,塑膠毛碰觸舌根瞬間,啤酒落荒而逃,眼神迷濛看不清它們帶著怎樣顏色滑入排水孔,太苦了,所以該說再見。再見。

頭昏的腦袋無比清晰重複播放上一幕對話,命令振作卻失靈,眼淚尖叫聲竄出,濕了枕頭棉被,濕了悲傷情緒,濕了塞住鼻孔。浴室的鏡子映出一顆蘋果,眼中沒有繁星只有閃電。關燈也看不見星空只好打開電視照點光,空間吵雜起來,不夠大聲就再播放音量最大的搖滾樂,寂靜該滾了。快滾。

對,我不是一個人,還有你最愛的狗。雙眼璀璨凝視著我亮晶晶,在床邊聽酒鬼的喃喃自語,伸出狗掌傳達溫度,你是我唯一的聊天對象。酒氣籠罩學走凌波微步開冷氣,允許世界失控搖頭晃腦舞動身軀甩進床鋪,大拇指插進床底,疼痛腫脹告訴我黑夜沒有星星,聲嘶力竭大吼大叫當隻猩猩也罷。

你不在,這個只有三顆星星的夜晚。


評審講評:

 
  這篇“文章”共分四節,每一節多以生活的鋪陳起頭,在鋪陳裡面尋找可將空間擴大的縫隙,然後以手指深入縫隙,向兩旁扯開。之所以說「以手指深入縫隙」,乃是因這個作品充滿了觸覺的揭示,明的或暗的,有些地方雖然稍嫌刻意,但那種「摸到什麼就是什麼」的無畏十分吸引人。
 
  由於有觸覺的協助,很快地我們可以聽見腳跟踩在地面的聲音,手臂扒開物件的聲音,這些聲音都會構成韻律。這個作品得心應手地乘著這個韻律往前走,「塑膠毛碰觸舌根瞬間,啤酒落荒而逃,眼神迷濛看不清它們帶著怎樣顏色滑入排水孔,」裡面的「碰觸、逃、看、滑」以及「,,,」分別成為強拍與弱拍,每小節呈2的倍數拍。同樣的事情在第二段的末句再次出現。
 

  本作品中的「興」,是在拍點與拍點間出現的,每一個意象稍像吹得不脹的氣球,但稍有浮力,尚可在線繫於觸覺描述句的同時,球體向他處漂浮。不過這種「不脹」的狀態,仔細判斷後,恐怕是作者想著:若吹得太飽,則有予人失之矯情的風險,何況,整件事並無什麼想讓人說得悲壯的部分,還不如不脹,反更能貼近自己。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