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紅樓詩社第五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社團法人臺北市紅樓詩社

2020年第五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

 

(下半場)

林子弘:今年的入圍情況蠻特別的是,有一半以上的入圍者不是第一次入圍。小令去年的《今天也沒有了》也有入圍,但是和今年的是完全不同本作品。李蘋芬出版第一本詩集之前,曾經用《秘密泳池》入圍過我們計劃決選。

吳浩瑋:我有去她《初醒如飛行》的發表會,她就有說原本叫《秘密泳池》。

林子弘:對,所以這是她第二次入圍決審。還有一位是王善,他不但入圍,而且還是第二屆出版贊助的得主。所以今年六本裡面有三位是入圍過的作者。差一點入圍的,剛剛大家有提到霍育琥的《睡虎地簡讀》跟包哲銘的《有病呻吟》也都是曾經來投稿過的作者。

劉千惠:就還不錯,我覺得大家還是很努力的持續創作、投稿,很感動。

林子弘:對,就蠻感動大家信任我們,願意一直來投稿。

劉千惠:那請各位先寫心儀的兩本,看大家的交集。各位要再討論一下嗎?可以為你喜歡的作品多說點好話。

吳浩瑋:因為這六本剛好是我心中的前六名,所以很難割捨。

大家:哇~命中率好高。精準。

許赫:《有病呻吟》本來是我心中的一名。可是積分沒入圍。…那現在決定怎麼樣?

劉千惠:現在大家好像直接開始寫了耶,都不拉票了,這是什麼神速啊?

林子弘:那先看看大家交集怎麼樣,我們再來討論好了。

------------------------------------------

第一輪計票(每位評審圈選兩票)唱票:林子弘 計票:劉千惠

編號

作品名

票數

01

《人子》

03

《集合體漫遊》

07

《在飛的有蒼蠅跟神明》

09

《如果電話亭》

28

《彼與此》

32

《昨夜涉水》

 

吳浩瑋:《如果電話亭》好像是目前大家最有共識的作品。

許赫:只有許赫跑票而已。

石芳瑜:許赫你這樣想好了拉,小說要自費出版是很少見。因為他要面對現實的讀者,所以很少有人小說在自費出版。

劉梓潔:小說,我覺得《如果電話亭》就是去找一個比較新的出版社,或是看出版社要怎麼做,如果要把她做成網路小說或是少女小說,也是有可能。

吳浩瑋:好像也可以。

石芳瑜:許赫,我覺得那兩本詩集你就直接幫他們出啦。(大家笑翻)

劉梓潔:高雄有創作補助嗎?《彼與此》可以投。

吳浩瑋:我們好像在幫他們找出路欸。

陳柏言:其實這兩本真的很猶豫耶,《彼與此》它其實就很完整。作者是認真去思考整本詩集的組成和安排。

石芳瑜:對,包括它的目錄安排、就很工整。還有它的詩也都很…

吳浩瑋:不會突然有一首讓你覺得好像不太懂。

石芳瑜:對。

許赫:我覺得紅樓這個獎有示範作用拉,示範一下。

 劉千惠:斑馬線老闆要示範贊助嗎?(大家笑)

許赫:就有種讓大家覺得說,這種詩是可以被肯定的。有文學獎的肯定可以讓很多基本教義派放棄。

石芳瑜:我覺得可以再給欣純一些建議是再修得好一點,但它的基本架構事實上是已經很好。我覺得可以讓文壇有不同的風格。

 劉千惠:好,那等一下我們就三選一。但如果你覺得支持的作品很危險,就趕快再幫它說點話。

(許赫亮票投給《彼與此》)

石芳瑜:欸,他(指許赫)又換人。他剛剛一直喊,然後現在又跑票。好矛盾喔你。

林子弘:他可能覺得蒼蠅無望就給《彼與此》,戰略性的撤退。

石芳瑜:他剛剛聽到我講《彼與此》就換成這樣。不過我看他也是真的很難取捨。

陳柏言:我也很受小令的吸引。。

石芳瑜:喔~我聽你們這樣講,更覺得我是一時被她的圖困擾。

吳浩瑋:我一開始也有被困擾。

劉梓潔:她是一邊念一邊用手去點,跟著線。

吳浩瑋:可是我覺得這種圖如果放到一個出版品裡的話,她得解釋一下吧。

劉梓潔:對,她必須解釋。

石芳瑜:可是她有些詩,我會以為她真的寫壞了。太簡單了。有些又很強。然後《彼與此》是真的很工整。而且他會引用一些詩句什麼的,我喜歡這種,有點學問又好讀,你都讀得懂。

吳浩瑋:其實我蠻想看到比較正經的出版社來出《如果電話亭》耶。

劉梓潔:比較正經的出版社。(大家笑)她如果拿了補助還是可以去找正經的出版社阿。

吳浩瑋:我是指比較學術,比如說比較硬派,像是九歌出版社。

劉梓潔:你是說可以把她包裝成文學新人?

吳浩瑋:我是希望可以有種大眾跟文學對話的感覺。

石芳瑜:九歌很喜歡出有拿過獎的作品。

陳柏言:九歌在散文的文類可能比較擅長?

吳浩瑋:小說和詩比較少。

許赫:聯合文學現在蠻缺作者的。

石芳瑜:我覺得新出版社應該會比較用心做行銷,不然像她們這種新作者比較容易被冷落。

劉梓潔:她現在是大學還是研究所?

石芳瑜:研究所,成大台文所。

陳柏言:她大學是念法律。

石芳瑜:對,所以我覺得她的邏輯是比較緊密的。

-----------------------------------------

二次記名投票

《在飛的有蒼蠅跟神明》:吳浩瑋

《如果電話亭》:陳柏言、石芳瑜、劉梓潔

《彼與此》:許赫

 

劉千惠:那就恭喜蔡欣純的《如果電話亭》成為第五屆出版贊助計畫得主,謝謝各位老師。(鼓掌散會)

 

------------------------------------------

 評審感言

紅樓詩社「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因不拘出版形式,眾聲喧嘩,其中不少奇花異果。最終入圍的六部作品,或真誠且特異,或意象飽滿、編排精巧,或空靈雅緻,或博學練達,或創意奔放。

原本評審只是蒙眼聞聲,而紅樓詩社別開生面的「入圍者分享會」,讓入圍者各顯魅力,彷彿觀看名模生死鬥。也讓作品與作者合一。

最終得獎的作品,巧妙使用通俗流行元件:動漫、綜藝節目,形式上多元,語氣上雌雄莫辨。原來「女鬼」潛身網路多時,注入自己的青春與情感,生猛了他人的經歷。處理的是難堪的人際、慾望與時間。核心議題是亙古的愛情與成長。推開時光的任意門,對一位老少女讀者來說,是精神的電擊,也是青春的讚嘆。

回到紅樓詩社出版贊助的初衷,或許就是給這樣的新星,一個照亮的瞬間。

  ——石芳瑜

 

 閱讀經常是一種考古,關乎挖掘、打碎、清潔以及拼建,在所有細節裡模塑盡可能完整的骨架、回推肉身的形貌與狀態。以往從作品裡觀察到的作者都被封在琥珀裡隱隱綽綽,透著一層朦朧金光打著照面,一段得體卻足以縱橫好幾個演化史的距離——而今,紅樓詩社完美提供了一個非常沒有禮貌的時空,賦予編碼者與解碼者擁有了直視彼此的權利和義務,像是薛丁格打開箱子的瞬間,但不同的是,我們或許能觀測到更多更詭異的現實,或許我們在確認貓的模樣前,會先看見新的箱子,也或許會發現,我們都不過是藉著薛丁格的手意圖逃離死劫的那隻貓。

 發表會的形式,我也不斷思考,當兩者的立場被完全攤平,當閱讀卸除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直觀,是否具備了更多的討論和思辨餘地?如同浴場或是沙龍般的互相觸碰、刺探。但能篤定的是,這對創作者和讀者來說,都無疑是一種嶄新、值得喜悅的成長。

——吳浩瑋

 

很高興也很榮幸,參與第五屆紅樓詩社出版贊助計畫的評審。這個贊助計畫即便放眼全國,都是屬一屬二具有代表性和特殊性的。從前我總會懷抱著『作者已死』的想法,認為一部作品既已完成,它便和作者再無關聯。然而,我發現這樣的既定印象,會讓我們漏接許多東西。我們可以稍微翻轉『作品隸屬於作者』這樣的從屬觀念,而反過思考:把作者看成是作品的『註腳』,實可幫助我們更讀懂一部作品。紅樓贊助計畫的意義之一即在此:通過發表會的形式,我們不只讀見作品,也看見了作者。作者的生活,聲音,還有他對世界的思考,他們的「文學論」。而那有助於我們更完整把握,並去想像一本書的完成。這一屆的六部作品都已卓然成家,風格十足;而它們的作者也毫無扭捏,對自己的寫作侃侃而談。那延伸了「作品」的意義:文學成為一個可見的事件,成為展演。那是讓人無比幸福的,「文學的時光」。非常感謝紅樓對於創作者的大力支持,也期許這個計劃能夠長久,為我們記取下一輪文學盛世的備忘錄。

——陳柏言

 

紅樓詩社「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是台灣最浪漫的文學獎,跨文類領域以及跨時代的交鋒,最需要珍惜的是各種文學意念以及實驗,毫不掩飾的張牙舞爪,並都受到這個獎的號召獻出自己的作品。這是一場每年一次書寫的獻祭,輸贏不在那10萬元的出版補助,而是有沒有娛樂了書寫的信仰,有沒有遇見,神。神降臨的時候,無論發表會還是決審,評審都感動涕零,俯首獻上選票。 這次入圍的作品,充滿與生存處境對決的時代性,各自信仰的書寫精神,支撐了每一部作品的核心,使得作品沒有崩塌,始終維持一致性。入圍作品都非常精彩,若累積多年來的作品群,可以邀集各種文學類型出版社,舉辦推薦媒合活動,那麼一定可以讓出版市場更有活潑有趣的能量。

——許赫

 

創作者從開始寫作到出第一本書,這一段路途是最辛苦的。

紅樓詩社多年來甄選補助出版,與其說為創作者投入第一桶金,不如說是給予肯定與陪伴,那是孤獨不安的創作初期最需要的。

入選者的分享會,除了交流,也是傾訴。

很感謝紅樓詩社在各個環節的用心,那是對創作的尊重、對文學的熱情,希望它能獲得更多資源,長久地舉辦下去。

 

——劉梓潔 

上半場記錄連結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