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詩三百「聲響」入選作品】風剪樹



〈風剪樹〉
飛也

睡夢中與蝶嬉戲
忽地
蟬聲鋸開一片

高高
低低
看羊齒蕨
嚼山裡的雲霧
四棵樹在孤涼的荒地彎腰喝水

我們叫它風剪樹
但究竟是風剪它
還是它剪碎了風的歸家
或是這樣的彎腰
只是一種擁抱,和久別重逢的熟人

可是我很確定
它不會稱呼此為彎腰或
傾斜了幾度角
沒有特別藍圖
或明顯圓矩
只是生長在那裡
除了東北風和太陽
沒有近鄰
除了雲鳥或
農人,偶爾某隻歇涼的松鼠

而某天,如果某天他們倒下壓倒一個人
只是我們的難過
他全然不知人類的死亡等同哀傷
對他來說
死亡只是
每一條流水繫在暮色裡
延伸,繃緊
響出了天空的一片流雲
在山葉落下時的
聲音
一條模糊的水脈

而它只是靜靜等待
等別人的死
也等自己的死
從不催促
也從不期待

只是等

睡醒
忽地
聽見鋸齒聲將蟬聲拉奏的
零零
落落
看羊齒蕨
嚼山裡的雲
反芻黑色的露
------------

評語

雖說是講「聲響」,這首作品並不直接書寫聲音,而是透過「具備聲音的場景」讓整個世界充滿各種音調好比「蟬聲鋸開一片/山」、又好比「除了雲鳥或/農人,偶爾某隻歇涼的松鼠」,直接把書寫的主體鋪張開來。而在第四段開始,寫「自有聲至無聲」的對死亡與消逝的思索,更進一步把本詩的思想高度拉到另一個層次,「看羊齒蕨/嚼山裡的雲/反芻黑色的露」也是對生命的探詢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