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5月選詩(1)】

孤獨・求生・指南

沈有容

無以名狀疼痛
醫生不救,我也不想打擾
今天星期日,我等待著更好的明天

排了長長的隊伍
我以為隧道的盡頭會是陽光明媚的時光
然後用迎面而來的大雨澆熄渴望
Blue Monday,對吧

因為紅燈而停下
我是順從的羊
看著虎口張張闔闔
好像忽然之間,忘了為什麼要來到這裡
以漫無目駕駛的方向當作是以為的未來,直視遠方

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執著
我以內心最誠摯的聲音當作呼喚
祈求不要再次迷惘

路上沒有一個人,
而我也不再為誰所停留,
只能前進,忽視眼角淚光。



評審意見:
 
這個作品的解題策略是將定題——正如音節號所示——分開成三個並列的項目。因此這個作者在寫作時,設定好自己的方向有這三個可以選,然後好像玩第一人稱定點射擊遊戲似的,接續朝這三個靶分配比例擊射子彈。
 
相較起來,求生和孤獨的擊射子彈數較多,指南的擊射子彈數目少。不過這件事情看起來是作者有意安排如此(雖然安排得不顯著),誠如這個作品的內容所示,裡面進行行為的角色還沒有到達可以給予別人「指南」的程度,而這件事也透過自傳性的書寫筆法,表現出作者感到自己也還未到可以給予別人「指南」的程度。或者誠如末段所示,其實一個人走到哪裡,時常是帶有受迫性質的,並不常是主動抵達的。因此若要說有什麼「指南」,可能更接近「單純和別人說明自己的遭遇」。而當讀者也感到如此時,可以說「指南」的功能恰好達成。
 
不過這個作品有一點要注意的是,依附「想像中的口語」的輕易感。也就是說,作者想像出了一種理想的,看似娓娓道來的,氣氛恰到好處的口語,然後讓自己去依附這個想像來寫。這個東西的好處在容易使許多人(包括作者自己)容易立刻進入閱讀狀態,但為了服膺這種「娓娓道來」的需求,更多可能的詞彙將在不知不覺中被捨棄,這是有點可惜的事。
  
最後插個題外話,提到「指南」,多少會想到那為人所熟知的指南車傳說:該車是在受「大霧」/「風沙」遮蔽視線之迫中,直指向南的。若最初沒有受迫,其實也就沒有對「指南」的急切需求。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