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4月選詩(2)】

自由   

◎沈有容

根發於土壤
卻妄想著天空

沒有雙腿卻想行走
今天水質混濁


我以為翅膀只在夢中
縮手就忘了

大口呼吸
空氣裡
瀰漫著捉模不定的
謊言

用剩餘的勇氣
鼓舞成舉高的火炬
點燃最後一絲希冀的羽毛
化作風中最無依無傍的灰燼

再也不害怕



評審意見:

看完之後,我從當中看見的訊息大約是:「當我終於一無所有,我將會因為不再能失去,而變得能隨心所欲。」
  
  由於「一無所有」是一個太籠統的詞,為了迴避籠統將會帶給讀者的厭倦,這位作者嘗試先假設「一無所有」這個狀態是透過「逐漸失去」達致。或者應該說,作者認為本文中預設的主體其實「既已失去」,只是將逐步肯認那些失去的過程,坦露給讀者看。另一方面,為了不要讓「既已失去」的狀態,被讀者判斷為「這根本是他自己願意的嘛」,從而失去「陷入一無所有」此一過程的合理性。作者在過程中安上了來自外界的逼迫,以及足可使人寧願選擇失去的環境狀態。藉由「最無依無傍的灰燼」,使這種受迫性的飄搖達到作者所能想到的最極端的狀態,如此一來,最後的「再也不害怕」就獲得了演出空間。
 

  這首詩在寫作的動機上會使人感到一種過癮,一層是坦露給讀者的過癮,一層是由於再次描述肯認失去的過程,通過儀式(rites of passage)而獲得過癮。這種過癮多少讓人感到像是一種治療,以撫慰「自由」這個詞給作者帶來畏懼、不自在及其他難以名狀的感受。對於作者來說,似乎這些難以名狀的感受的集合,必須要在一無所有之後得以隨心所欲的狀態,才能擔負得起。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得主公告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徐珮芬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