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4月徵稿與示範作品】

1. 凡大學以下在學學生皆可投稿,文類為現代詩。
2. 本月徵稿題目統一為「自由」,由說書人楊雨樵擔任審稿人,給予稿件意見並擇優刊登於紅樓詩社部落格,每篇稿費三百元。
3. 稿件請於3月31日前寄至info@crimson-hall.com,信件標題「投稿詩三百_作者本名」,以pdf、doc或docx檔案夾帶稿件。

示範作品

自由 楊雨樵

“The fine noise of an orchestra, which you know so well, is made by these musicians either blowing, scraping, or banging the instruments which they hold in their hands.  Now using a grand tune of our own English composer Henry Purcell, we will tell you the names of these instruments and let you hear their own particular sound.”
 
首先,讓我隨意揀些物件
這些物件都很有意思
火車、人、包包
我想,很快地,我揀了三樣十分不同的東西
但總而言之這三樣
很適合放在一塊
接著我又想起一些動作
開、走、帶
無疑地,這三個動作
都給人旅行的感覺
正如那三樣十分不同的東西
放在一塊所給人的
接著,正如你可按你的意願
我也按我的意願來組合
火車帶包包開人走
呃,應該是……看的人通常會這樣判斷
不過再讓我們試一次
包包開人帶火車走
這會兒可以發現
比起其他的動作
走更適合待在最後面
這讓寫的和看的彼此都舒服,何況
不管句子後面有無句號
走都能及時提供向著某目標的遠路
真好,好像在東方我們說的那個
下聯的末字若安上陽平聲,就更光明
現在我們先把走放一旁
火車帶包包開人
包包開人帶火車
或者再做其他的更換
你會發現,為了走上那條遠路
我們得開個東西,當然開
大家所意識到的意思是
駕駛,因為我們
一開始就在旅行的氣氛下
旅行多歡快
且不管是帶什麼
總是與開不衝突
在前在後,都不影響結果
至於火車、包包和人
這是很明顯的:
我們把-開-帶-走或-帶-開-走
三個空格中填入的物件
愈組合
這些物件就
愈人
這也無怪乎何以我們怎麼組合
都可望被理解

“Having taken the orchestra to pieces we must put it together again. So here is a fugue, with the instruments coming in one after another…”
      --Narration by Britten from the manuscript ofVariations on a theme of PurcellOp.34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

紅樓詩社第七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徵件辦法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孫維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