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詩社〈詩三百〉2月選詩:這首作品就是這樣寫成的(2)】

這首作品就是這樣寫成的

◎李寬宏

如此突然
偌大的針扎在我肚子上
不知從什麼時候
刺青遍佈全身
但卻沒有一絲苦痛
取而代之的是溫柔
說也奇怪
有時下雨有時晴
有時匆促有時靜
我也只是一語不發的任由主人雕刻
從他表情似乎知道了些什麼
最後
腳趾被塗上了圓滾滾的記號
於是
這首作品就是這樣寫成的


評審講評:

面對這個作品,我想嘗試把奧維德《變形記》第十卷中,奧菲歐所彈唱的畢格馬利翁的內容做一個參照。在《這首作品就是這樣寫成的》的這首作品中,敘述者自身被由某種意志所操執的工具施以加工。而這意志本身的外觀,是由「有時下雨有時晴/有時匆促有時靜」以及「從他表情似乎知道了些什麼」等部分描摹出來的。而畢格馬利翁這兒則是「看到女子的生性中竟有許多缺陷,感到厭惡,不要妻室,終日獨居。但同時他運用絕技,用一支雪白的象牙,刻出一座雕像。」
 
這時我們可以注意到的是,被加工者的意識,乃是隨著加工的進行逐漸完整的。在本作品中,敘述者意識到時,已然「刺青遍佈全身」,並且感到的是「溫柔」這樣一種模糊的印象。但隨著加工進行,敘述者已經可以注意到加工者的情緒和面容。而在畢格馬利翁那裡,則是在觸覺上的漸進,「只覺得自己的手指似乎陷進那手臂」,過了一段時間,在維納斯的作用下,「手指真的陷進去了」。畢格馬利翁去吻,「(本是雕像的)女子覺得有人吻她,臉就發紅。」
 
其實這篇作品有了這樣的發想後,還可以再繼續雕琢各種細節,將「這首作品」完成。在畢格馬利翁那裡,他給雕像送上許多裝飾品,又在床上鋪以紫色被褥,讓雕像臥在上面(可以想像被褥將因雕像的重量而陷)。可以注意到奧維德讓「陷」這個意象出現在該文本的各種物件上,而達成內在的一致和聯繫。不過在這個作品裡面,我們發現偌大的針不容易和刺青合拍。而不久之後,刺青又變成了雕刻。最後,雕刻又變成了塗抹(腳趾被塗上了圓滾滾的記號)。這些行動(刺青、雕刻、塗抹)之間,不能說沒有相聯繫的地方,但是在這作品裡面,這個聯繫尚待作者進一步構思完成,如此一來,本作品才會進一步如《這首作品就是這樣寫成的》這個題目所言的這樣寫成。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上半場)

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得主公告

2021年紅樓詩社第六屆「拾佰仟萬出版贊助計畫」決審會議紀錄(下半場)

【廳梭】詩人講座——徐珮芬

【廳梭詩人講座】——崔舜華